在很多人眼中,阿联酋被冠以土豪、金主等头衔,而阿联酋的金融之都迪拜尤甚,很多人觉得当地阿拉伯人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自打一生下来就没缺过钱。这个诞生了诸多世界之最的地方一直以来在人们眼中都是一个传奇,一座座参天建筑拔地而起,一座座奇形怪状的建筑冲击着人们的眼球,世界之最是用来被迪拜人自己来刷新的,而每逢新年或重大节日之时,迪拜的哈利法塔以及帆船酒店等灯光秀必然会引爆各大社交平台关注度和点击率。

  而在很多照明工程和照明设计师眼中,迪拜或许就是一个巨大的蛋糕胚,等待着面点师去点缀各式各样的水果、巧克力、坚果......

  带着对迪拜照明设计市场的无限期待,同时也是学习借鉴迪拜建筑照明设计的心理,北京奥威世典咨询策划公司与中国照明学会、中国照明网一起组织了一次阿联酋建筑照明设计之旅,为中国的照明工程和设计企业探寻当地的机遇。

  在本次考察团中,不仅有中国照明学会的的前任理事长邴树奎,还有中国照明网的总经理丁云高先生,来自杭州的勇电照明和来自深圳的耀辉照明也参与其中,同时,还特别邀请到了广东耀旭照明董事长熊清华先生,在考察项目的同时,能够得到业内权威人士的点拨和意见,确实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考察团一行拍摄于迪拜帆船酒店

  流连于光影之间

  时间:2019年10月11日

  地点: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

  行程的第一天恰逢当地的周末休息日(阿联酋周末是周五和周六休息),我们的安排相对轻松,一是为了让团员们能够有时间调整时差,二来也是为了让设计师和企业朋友们学习借鉴一下阿布扎比的几个代表性建筑的照明设计理念。

  2007年的3月阿联酋政府与法国政府达成协议,在Saadiyat岛的新文化区兴建阿布扎比卢浮宫。这让阿联酋支付了4亿欧元购买卢浮宫30.5年的品牌使用权,算上聘请各类专家的开支,总费用高达9.7亿欧元。

阿布扎比卢浮宫外观

  这里的艺术展品有235件来自阿布扎比卢浮宫自己的收藏,另有300件藏品是暂时从法国卢浮宫和12家法国著名博物馆中借出来的,租期为10年;此外还有一部分展品是来自阿联酋本国的收藏家的藏品。

跳舞的湿婆

《惠斯勒的母亲》,看过电影版《憨豆先生》的朋友一定不会对这副画陌生

格拉纳达王国最后一位埃米尔的佩剑“博阿迪尔之剑”,真正的托雷多钢锻造而成

  为了彰显和提高自己在艺术届的地位,卢浮宫请来了普利兹克奖得主同样来自法国的让•努埃尔,亲自操刀。在他的奇思妙想之下,一座被海水环绕,有着标志白色阿拉伯风格,悬浮在海上一般的艺术殿堂就此诞生。

  因博物馆的地基需要建在海岸线10米之下,这极富创意的设计,也给博物馆建造过程带来了非常大的挑战。

  为了在海洋上建起这座博物馆,阿布扎比政府把海水抽干,施工队筑起了堤坝用水泵将工地范围里的海水一点一点的抽干,就这样持续了6年。

  2016年6月随着海上墙体挡水墙被拆除,波斯湾的海水涌入包围了卢浮宫,这座闻名于世的海上博物馆,就此诞生。

  这座海上卢浮宫的设计理念称作“光之雨”,顾名思义,就是光像雨滴一样,零散在大地上。

熊老师说:“要有光!”光便立即出现

  聪明的阿拉伯人房顶是采用本地的棕榈叶,相互交错叠加的。而让•努埃尔正是巧妙的借鉴这种方式,把8个几何图案不同大小和角度的钢筋叠加重复,阳光穿透8个叠加层,呈现漫射与映画效果,白天的时候从室内抬头望去,阿布扎比的阳光洒满穹顶,仿佛置身光雨之中。而夜晚这一片光洲又变成了夜色下耀眼的光芒。

  此次随团的广东耀旭照明工程设计公司的熊清华先生对阿布扎比卢浮宫的设计赞不绝口:运用自然光来考量设计如此大空间的照明,没有用到一点的人工光,阳光的穿透给予功能照明兼具光趣,正是此设计的亮点,也是建筑设计师一般运用自然光在阳光充裕的海边城市,建筑设计师利用太阳光模拟阳光穿过斑驳树影,以小孔成像的原理将太阳穿过在不同几何形状的夹缝洒向地面,如花瓣如珍珠如利剑形态的光斑在室内依照太阳的轴向不同变化在不同空间,由于设计师当初希望如树荫下的阳光斑驳,没有想到夹缝的几何形状的狭小与建筑立面的墙体在阳光的穿透下形成不一样的空间照明效果。我想这应该是设计师的意外收获。

  傍晚时分,考察团一行来至阿布扎比的谢赫扎伊德大清真寺。

  在中国的古汉语中,"清真"一词被道家用来表示"纯真朴素"、"幽静高洁"之意,而在明清时期,中国的伊斯兰学者介绍伊斯兰教的时候曾用"清静无染"、"真主原有独真,谓之清真"等词句来称颂伊斯兰教所崇奉的真主安拉,故称伊斯兰教为"清真教",称其寺庙为"清真寺"。

  而眼前这座规模位列世界第三大的清真寺的外观则诠释了“清真”的含义,正是,穹庐似雪,纯净无染;碧水微蓝,涟漪不惊;金碧雕梁,远观而不可方物,近看方知珠贝尽嵌其中,走进祷告主厅,四周金箔包覆,但见弧顶之上,是价值80万美金的巨型水晶吊灯,脚下所踩则是世界上最大的手织波斯地毯,极尽辉煌华丽之美。

  走出大清真寺,不知不觉已是夕阳西下,天空已然沉寂,寺内的灯光逐渐点亮,清真寺主体外部的灯光很少,基本全是靠内部照明透过清真寺特有的一个个弧形门窗映射出来,灯光并不绚丽耀眼,喧宾夺主,而是非常巧妙地映衬出了清真寺的庄严肃穆之感。

  考察团一行饶有兴致地欣赏了大清真寺的灯光设计,对此中国照明学会前任理事长邴树奎先生认为:大清真寺是一个庄严肃穆的场所,如果用极亮的灯光来营造一种照明效果,会显得突兀和不严肃,清真寺内部的灯光,加之清真寺外通道两侧的景观灯效果,可以由内及表地增加清真寺的庄严肃穆之感,也可以使游人在很远的地方就可以看到清真寺内部金碧辉煌的效果。

  广东耀旭照明工程设计公司的熊清华先生也认为:比较值得提倡的是运用很少的灯具体现照明及景观效果,以单一的光色来凸显,正面水池边上的几个装饰柱内部隐藏了舞台灯光可以做礼拜大型活动备用,整体建筑下内透,上外投光的方式呈现,层次明显,外立面屋顶的灯光并非按照国内的一般做法,全部打亮,留下部分若影若现反而突出神秘,建筑整体为白色,很难把控明暗效果,非装饰性灯具全部隐藏式安装,可见前提建筑结构与照明设计的同步考量,装饰性灯具为施洛华世奇安装每个空间格局设计略有花色变化的大型水晶灯,周边空间的光特别暗下来为凸显水晶灯具的价值。凸显清真寺不一样空间的奢华庄严,由此光的明暗调整显得特别重要,既要控制人群参观的功能照明,还要彰显寺院的庄严肃穆,水晶灯具又不能太亮刺眼,直接眼观灯具没有明显的眩光,我想这是调整光的明暗重要之处,对于走道及脱鞋过厅做礼拜的地方,设计师有注意到适当高照度调整,暖黄光高显色,将信徒们祷告的礼拜堂将灯光暗下来,以便清净和谐。能感受到按照适用功能照度及光色人性化的体现。(未完待续)